吹酒醒

emmmmm
如果能交到朋友就好了(*´∀`)

【韩叶】养猫养出一个媳妇①-②

  00.
  叶修是一只猫妖,属性嘲讽。
       其实不是,它只是爱说大实话。
       好吧,它不能对人类说话。
       但叶修的表情太实在了,主人家每每看见就有一种被嘲讽被鄙视的感觉。
  因为太嘲讽了,于是它被忍无可忍的主人家赶出来了。
  后来它遇上了一个男人。
  个高,体壮,脸凶。
  很好,就是你了,看起来很能忍的勇士。
  01.
  韩文清在回家路上遇见一只猫。
  那只猫一直缠着他,甩都甩不掉。
  韩文清是个喜欢小动物的人?
  开玩笑。
  于是老韩毫不客气地去抓那只猫想把它扔掉。
  猫一躲,韩文清没抓着。
  猫还嘲讽一笑。
  是眼花?
  韩文清额角青筋暴跳。
  02.
  关于新主人,叶修觉得有必要再好好慎重地思考下。
  没办法,这个人太蠢了,连只猫都抓不着。
  这就算了。
  哥对他笑一笑,也算卖萌了吧?
  还要愣个老半天。
  怎么着,没见过猫会笑?
  人类都说是头发长见识短。
  叶修一拍爪子,简直是胡说!
  明明头发短也不见得见识长!
  叶修摸摸下巴,自我肯定地点点头。
  然后再暗戳戳地尾随男人回家。
  那个,咳,哥有点饿了哈。
  03.
  韩文清会让来路不明还带着莫名恶意的野猫跟着他回家?
  天真。
  在多次抓猫未果后,韩文清果断地绕路了。
  但凡是个转角就拐弯,七绕八绕的,韩文清把自己都差点绕迷路了结果还没把猫给甩掉。
  但韩文清会这样屈服?
  最终老韩抿着嘴敲开了张新杰家的门。
  开门的张新杰一愣,扶扶眼镜,“韩队,你好?”
  于是韩文清在张新杰惊讶的目光里飞快地冲进去,从房里的另一扇窗利落地翻了出去。
  张新杰:“……”
  04.
  叶修真的觉得这个人已经蠢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路绕得它腿都酸了,还没完,又躲到别人家里去了。
  还妄图翻窗落跑?
  噗,让你逃了哥都不好意思继续做猫妖。
  叶修很悠哉地在别人家的围墙上和翻窗而出的韩文清摇摇尾巴,打了一声招呼。
  它得意地哼哼,小样。
  05.
  韩文清一看见那只烦人的野猫,一秒不带犹豫地又翻了回去,然后迅速地冲上二楼,在张新杰百思不得其解的复杂眼神下从另一侧的阳台上跳了下去。
  没有猫。
  韩文清眉头一松,吐出一口气,却丝毫不敢放松,直接迅猛地翻出墙。
  视野晃了几下稳定以后,韩文清却眼皮一跳,看见一只眼熟的野猫在路边打哈欠。
  野猫感受到韩文清的气味之后就抬起了头,眯着猫眼,翘着嘴角,歪头微微一笑。
  那笑容,太嘲讽了。
  韩文清:“……”
  06.
  叶修,叶修觉得这个男人不仅智商上有缺陷,而且行为很变态。
  看见他朋友没有?
  那个仿佛被世界震撼了的斯文青年,捏捏眉心,默默地叹了口气。
  唉。
  真的不换个主人吗……真的好难抉择啊。
  07.
  还没等韩文清有下一步行动,对面立马就有一个扎着小辫子的男人笑嘻嘻地往这边冲了过来。
  那人佯装严肃地问:“这位先生,请问您从别人家跳楼翻墙出来是不是有什么不得告人的原因?”
  韩文清说:“滚。”
  08.
  骂了张佳乐一句,韩文清有点爽,憋在胸腔里的气一下子发泄出来。
  叶修啧啧了一声,什么德行。
  张佳乐一下子注意到了这只嘲讽的猫,惊奇地挑了挑眉毛,“哟韩队,这么有爱心啊,还养猫?这猫跟你一个屋不会被吓哭吗?”
  “不是我家猫。”韩文清反驳,瞟了叶修一眼,“一只野猫,一直跟着我。”
  叶修抬抬下巴。
  怎么着?不行?哥能跟着你是你的福气!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韩文清当然听不到叶修内心的腹诽,只是觉得这猫看起来又欠揍了一点。抬下巴?什么意思?挑衅?来啊打一架有种你别躲。
  张佳乐在一旁看着眼神对视一言不发的一人一猫,在心里默默感叹,没想到韩队这么一个粗犷的人也这么有爱心啊,看到这么可爱的猫流落街头都不忍心了。虽然嘴上不说,但你看这眼神,啧啧。
  于是张佳乐嚷嚷着插嘴了:“韩队,要不你就带回家养呗?你一个孤家寡人连女朋友都没有,有只猫陪着你也是好的。”
  韩文清冷笑一声,叶修却眼睛一亮。
  哇,单身汉,只有一个人住,太好啦。
  张佳乐看见眼睛亮亮地看着他的叶修,又补了一句:“而且这只猫也挺可爱的,韩队不防养养看?”
  韩文清嘲讽的嘴角拉得更大了,“就它?可爱?”
  叶修不满地拍了韩文清一爪子,看在张佳乐眼里却是撒娇。
  张佳乐看着冷面着无动于衷的韩文清,又看看抓着韩文清裤脚的可怜的小猫,他摸了摸下巴,眼睛转了几圈说:“要不这样吧,这只猫先寄养在我那里,等韩队想养了再领回去?”
  “好。”韩文清毫不犹豫,能就此把这只猫甩掉那是最好的了。
  叶修则是感觉有点懵逼,它挠挠脑袋,怎么一瞬间就换了个主人了?
  不过叶修觉得还不错,这个扎辫子的小哥,一看就觉得人不错,还愿意主动收养它。
  有人收养当然是最好的。
  不过这个好的结果并不能让他无视韩文清对他的嫌弃,于是他狠狠踹了韩文清一脚然后扑到张佳乐的脚边。
  韩文清的脸一下子就黑得不行,他按耐住怒气,和张佳乐告别,转身就走。
  叶修舔舔爪子。
  敢嫌弃哥?咱们走着瞧。
  09.
  没错。
  叶修这只嘲讽猫的记仇是在整个族群里都赫赫有名的。
  技能:
  记仇。
  超记仇。
  超超记仇。
  血海深仇。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记仇。
  10.
  话说回来,叶修其实是一只漂亮的黑猫,有一双翡翠色的猫瞳。
  不过因为黑猫寓意不祥,所以很多人家都不愿收养黑猫。
  张佳乐倒是不介意,他抱着黑猫回到家,用手肘按了按门铃。
  门被打开,一个男声传了出来:“乐乐,怎么了,又忘带钥匙了?”
  张佳乐说:“才没有,我手上抱着猫呢,拿钥匙不方便。”
  “哦?哪来的猫?”孙哲平这才注意到张佳乐怀里的猫,接着视线变得有点不友善起来,俨然像看着一个打扰了别人二人世界的电灯泡。
  叶修:“……”忽然觉得有点烦。
  11.
  “韩队的,先寄养在我们这儿。”张佳乐随口答道。
  “他自己干嘛不养?”孙哲平问道,把张佳乐迎进来,弯腰从鞋柜里拿出拖鞋给他换上。
  张佳乐想了想说:“应该是别扭了吧。”毕竟一个黑面硬汉喜欢猫什么的,果然还是很不可告人吧。
  要是韩文清知道张佳乐此时的想法,估计会不可思议地反问他从哪里看出来他喜欢这只猫了?
  孙哲平反应也很大,他惊异地抬头,错愕道:“乐乐,你是认真的???”
  张佳乐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头。
  12.
  叶修错了。
  它觉得自己轻易换主人的决定实在是草率到不行。
  天天看人家秀恩爱,眼睛都辣得疼了。
  关键是两人完全不避讳猫的存在,整日卿卿我我摸摸抱抱就算了。
  还白日宣淫,夜夜笙歌,欲拒还迎。
  第一次两人在厨房里亲嘴被叶修瞅见的时候,它还会看得起劲。
  第二次在餐桌上,叶修老道地笑几声。
  第三次在浴室里,叶修在客厅里听见动静还啧啧地感叹。
  ……
  第十一次叶修摇着尾巴堵住耳朵在原地趴着发霉。
  第十八次叶修已经很自觉地找了个隔音好的角落打盹去了。
  第二十五次叶修溜出了公寓,散了一圈的步回来两人还没完事。
  第三十二次叶修开始思念韩文清。
  第四十四次叶修已经准备好离家出走了。
  第四十五次……没有第四十五次了,叶修决定好之后直接跑出了门。
  #没想到我的主人竟然整天酱酱酿酿,实在是没眼看#
  13.
  韩文清回家路上再次途经那条小道的时候,眼皮子跳了跳,心下浮上一股不祥。
  韩文清作为一名警察,跟踪这项技能也是点了满级的,从某个时刻开始,他总觉得有人在跟踪他,但每次都什么人也没抓到。
  妖怪是那么好抓的?
  叶修表示小事一桩,哥出来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没错,经过待在张佳乐家一个月的挣扎,叶修又回到了这条道上守株待兔。没办法,第一次遇见韩文清的时候,韩文清防得紧,根本没有跟他到家里去。
  而在张佳乐家里的这段时间,它听墙角听到了不少关于韩文清的信息。
  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像黑社会老大的人竟然是个为人民服务的警察,这反差,啧啧啧。
  叶修撸了把自己的胡须。
  韩文清很排斥他,它不傻当然看得出来,可能是常年寂寞空虚,不习惯而且潜意识里也不接受这种突如其来的的温暖和陪伴吧。
  叶修暗戳戳地想。不过如果韩文清知道的话,是一定会告它诽谤的。
  对这样韩文清这样的人,肯定不能硬碰硬,果然还是来个苦肉计什么的吧。
  14.
  韩文清又没回家。
  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他总有一种回家了就糟糕了的预感。
  于是韩文清又回到了警局,霸图队里张副队已经和其他队员准时下班回家,只剩一个今天加班的林敬言。
  林敬言看到他惊讶地扶了扶眼镜,“韩队,有什么事?”
  “没事,就回来看看。”韩文清说。
  林敬言:“……”
  林敬言心里吐槽你明明才刚下班不久。
  然后林敬言就看着自家队长又走了出去?
  原来你真的只是回来看一眼这么闲的吗???
  15.
  韩文清觉得自己的预感是很准的,但已经下班了还无缘无故不回家跑来工作的地方看一眼的行为也着实诡异。
  林敬言那眼神他不是没看见,还转头丢了个眼刀。
  出了警局以后他低头看看手表,又看看天边的黄昏,觉得自己真的该回家了。
  16.
  叶修,叶修觉得自己腿都快断了。
  怎么着欺负猫腿短?头一回绕来绕去就算了,这次哥还没现身你又把哥遛了一圈累不累啊。
  叶修在心里给韩文清下了定义:
  一个磨磨唧唧的男人。
  17.
  到韩文清站在家门前的时候,心里的不安感简直快要溢出来了。
  他眼皮子跳一跳,面无表情地掏出钥匙打开了家门。
  他推开门刚打算进去,却见一道黑影比他抢先一步蹿进了门里。
  韩文清:“……”
  韩文清额头上爆出青筋,一拳头狠狠砸在门框上,“妈的!”
  预感什么的……果然很值得相信啊。
  18.

       一人一猫对视。

       韩文清眼睛一眯,叶修身子一抖,心下暗道不好。果不其然下一秒一只大手迅速地朝它伸了过来。

       叶修转身就跑。

       19.

  韩文清和猫妖叶修大战了三百回合。

  家里一片狼藉。

  叶修一路跑,韩文清一路追。

       叶修飞快地掠过桌上,花瓶被带得急速旋转从桌子上掉了下去,又被韩文清眼疾手快地抓住。

       叶修见此又踢掉了几个玻璃杯想分散韩文清的注意力,却不料韩文清这次连看都不看就把它堵在桌上。

       叶修脚下一刻不停地在跑,在偌大的房间里不停地移动。

  为了躲避韩文清的追捕,叶修又是蹦又是跳还滚来滚去的甚至能在墙上跑来跑去,毫不顾忌,还时不时对追在屁股后面的韩文清露出嘲讽的猫脸。

       后来叶修表示它真的不是故意的,天赋使然,事实上它认为这个笑脸还是挺友好的。

  韩文清气得脸黑得像个煞神,心中不断懊悔自己的疏忽,又暗下决心,他一定要把这只野猫给丢出去!

  一人一猫的追逐持续了很长时间,长到叶修现在已经对韩文清家里的构造熟悉得闭上眼睛都会浮现在脑海里,就连躲避拐弯钻洞都是下意识的动作了。

       事实上别说客厅了,就连韩文清的卧室也被糟蹋得一塌糊涂,厨房也被光顾。

       令人庆幸的是,厨房空间小,在那里面兜兜转转无异于跟身后的韩文清自投罗网,于是大多数安放在橱柜里的餐具幸免于难。

       但令人欣慰的也就这一点了。由于空间太小,叶修想要不被捉住乱蹿也要有个章法,即使有障碍物,叶修依旧坚挺地往前冲,宛如一阵旋风从空隙中卷过。

       仍然不变的策略就是破坏厨房吸引韩文清的注意力。叶修趁乱把大米从橱柜里拖了出来,跳起来一脚踹翻米桶,又侧身避过韩文清的大手。

       米粒哗啦啦地从桶里滚出来,差点把韩文清的脚给淹了,韩文清顿时额角青筋暴突。

       他握紧拳头,强制性地按耐住内心的怒火和烦躁,冷静地调整了一下呼吸,又开始与叶修搏斗。

       于是说是搏斗,不如说是单方面无可奈何的纵容。

       面对一只手无寸铁的小猫,一拳就能打死的瘦弱身形,韩文清必须控制住自己的力道和攻势。他都不敢想象,如果一拳砸在野猫单薄的身体上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韩文清一方面想捕捉这只捣蛋鬼,一方面又不得不为这捣蛋鬼着想。这捣蛋鬼溜得也快,一闪就没影,不凭暴力手段根本压制不住,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搞破坏。韩文清想,要不是家里空间窄小,不然放到宽广的外面,估计这只野猫早就能远远地遁走了,再给他韩文清安六条腿也追不上。

       这一来二去的,韩文清心都要操碎了。

       韩文清操碎了心,叶修这边踢一脚那个,抓一下这个,玩得竟然有点不亦乐乎。

       等反应过来叶修就觉得完蛋了,一时玩太嗨就开始为所欲为了。客厅里再惨再乱也都是瓶瓶罐罐钟表什么的,连个电视都没得砸。厨房里可不一样,下场就是厨房里所有的电器都被叶修给弄断了电线,还有几个比较脆弱的倒霉的摔到地上从此落下残疾,碎到无法修复的那种。

       情况搞不定了,这下不被韩文清打死叶修都是不信的。叶修沉着地思考着。

       倒是韩文清见叶修离开了厨房暗自松一口气,还好这猫没把天然气罐弄破,不然甭管其他,都得一氧化碳中毒了。

       又在一刻不停地折腾,叶修越搞越觉得这次估计要糟糕了,可能要流落街头几天寻找新的合适的主人了。不过现在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一个问题。门窗都被关了,叶修,叶修的四肢不够长,总而言之就是够不着。

       明明从一开始家里“噼哩啪啦”的声音都没有断过,到后来只能听见“砰砰砰”的脚步声,基本什么东西都没得砸了。

       以为真没东西砸的都错了。

       叶修竟然“噌”的一声跳上了天花板,紧紧地扒住了电灯的边缘。

       电灯是镶在天花板里的,圆圆扁扁的形状,还绕着一圈紫边,简单大方。

       叶修是没这个心思欣赏了。

       它从高处好好地被迫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

  地上都是七零八落的碎片,墙上的钟表摔在墙边,雪白的墙壁上都是满满的猫脚印,窗户的玻璃上也有清晰可见的猫的抓痕。

       叶修现在特别想抽口烟来表达自己的沧桑,他经过深思熟虑最后严谨地判断出现在的情况很危险,特别危险!

       韩文清在灯下面守着,一双锐利阴沉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它。灯受重力影响,以缓慢的速度下垂着,已经被扒拉出一截电线。白色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叶修抓着电灯摇摇欲坠,那灯好像随时就要熄灭的样子。

       叶修仔细地分析了一下情况,现在它不仅有触电的危险,掉下天花板踩到无意碎片的危险,更是有一只虎视眈眈的韩文清在底下等着它。

       叶修有点无奈,但这无奈并不能阻断事情的发展,更不能回溯。

       没等叶修无奈多久,电线啪的一声断掉了,电灯狠狠地砸在地上,客厅的光源瞬间黑暗,叶修凭着良好的视力立刻逃之夭夭。

       韩文清耳朵一动伸手去拦,差一点就抓住了叶修的后腿,可惜还是差一点,叶修很无赖地在他手上踹了一脚。

  这场闹剧的小结,韩文清家里的易碎品几乎都遭了殃了,还有宛如狂风过境的厨房。

  真是乱七八糟。韩文清想。

  20.

  叶修觉得自己大概是老了,毕竟几百年的猫妖了,放在族群里也是一位被喊作祖宗的存在。但现在跟人斗啊,体力都跟不上消耗。这还是未来的主人,开个buff都不能,万一被当作妖怪就完蛋了。

  叶修叹口气,脚下一滑,终于是被快要气疯了的韩文清给逮住了。

  韩文清一只手抓住黑猫的两条后腿给拎了起来,站在基本无一处完好的家里,眼神看着叶修就像看着死物一样。

  若换作平时叶修就算没力气也要挣扎一番给人添麻烦,至少蹬个腿什么的,可现在它不敢。

  它的另一条命根子现在被韩文清握在手里。尾巴是叶修最敏感的地方,叶修尾巴被男人抓住的那一刻叶修身体一僵,暴躁得差点一口咬过去。

       好在叶修不是真的未开灵智的野猫,及时制止了自己不理智的行为,否则照现在这个情形来看,不仅咬不到人而且还可能被韩文清大卸八块。

       咋糊弄过去呢……叶修努努嘴。

  过了一会儿,沉默的韩文清只看见之前一直很嚣张的黑猫,歪了下头,眨眨眼睛,瘪起了嘴巴,露出小心翼翼的姿态。漂亮的猫眸青翠又澄澈,它脑袋微微探着,脆生生地发出了一声轻叫:“喵……”

  21.

  那个啥,关爱动物,人人有责。

  22.

  韩文清自诩是一个好警察更是一个好公民,所以滥杀动物这种事他是不会做的。

  所以即使这只肆意妄为的野猫毁坏了他的家,他也没有动手对野猫施暴。如果换作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只猫,他相信他一定会把那人打得满地找牙,但对于一只小动物,韩文清扪心自问真的下不了手。

       于是他只是拎着叶修走到玄关开了门,用锐利得跟刀片似的眼神盯了它一会,眯起眼睛,低声威胁道:“别再让我看到你,否则,你就死定了。”

  叶修装傻充愣当作听不懂,只用诚挚的眼神望着他,这种自断后路的话它才不会接呢,反正这人也只当它是普通的猫,不通人性。

  其实韩文清觉得这猫灵性得很,只是太能折腾人了,令人无法忍受。

  当韩文清把叶修丢出家门,把家里大概收拾了一下,已经很晚了,往窗外看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还下起了雨,韩文清皱起眉头有些担心被野猫留下爪痕的玻璃会不会有雨水渗透进来。

  “该死的野猫!”韩文清粗鲁地抓了抓头发。

  卧室被叶修折腾得不成样子,因为韩文清原先是不想搞乱自己的卧室的,难免会束手束脚。韩文清越束手束脚,叶修就钻越起劲,最后没办法,韩文清只能把卧室跟客厅等一视同仁了。

  床上被叶修打翻了水没法睡了,沙发啧在今晚受尽了蹂躏,扭曲得快变形。简单地扫了扫碎片的韩文清感觉这一晚耗尽了所有的心力,就算是当初狙击好几个顶尖杀人犯的犯罪团伙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么精疲力尽。

  于是韩文清拿出了备用的棉被,直接在卧室的地上铺好,准备今晚打个地铺就睡了,等明天再叫人来帮忙收拾家里。

  房子里已经乱到韩文清都想换个住处了。

  韩文清揉了揉太阳穴,叹气,感到一阵乏累。

  房间里现在静得很,明明刚才还吵得连耳膜都要破了。

  韩文清关了灯躺下,偶尔听见外面有隐约的雷雨声传进来,看来今晚是有一场暴风雨了。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张佳乐。

  韩文清想这么晚了莫非有什么急事,就接通了电话。

  电话另一头传来张佳乐着急的声音:“韩队,小黑不见了!就是你家那只黑猫啊!它今天突然就没影了,虽然它平常会跑出去玩但到一定时间就会回来的,今天等了很久它还是没回家,我和大孙把家里翻了一遍,又在公寓的小区找了几圈都没发现,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它……你见到它了吗?它是不是去找你了?真不好意思啊,把它弄丢了……”

  耳朵里灌进数不清的问句,韩文清觉得此时的张佳乐简直跟蓝雨最话唠的黄少天有得一拼。

  他想了想,只回答了一个“是”字,他觉得这是最好的总结。

  张佳乐顿时松了口气,回道:“那就好,我还以为我把它弄丢了呢。现在外面雷雨交加的,我还担心它跑出去会不会没有地方落脚,现在的猫猫狗狗都脆弱得很,稍微磕磕碰碰淋淋雨就不行了,主人只能多操点心。”

  韩文清想,才不是,那只野猫分明生龙活虎,精力旺盛得很,甚至跟他都缠斗了那么久,这哪能是一般的神通能做得到的,哪有张佳乐说的那么脆弱不堪。

  张佳乐又说:“既然猫在你那儿我就放心啦,以后猫就拜托韩队好好照顾了,晚安。”

  “晚安。”张佳乐挂掉电话后,韩文清就躺下了,耳朵里还是能听见外面风吹雨打的声音,他又忍不住起身,走到窗边扒开窗户,迎面而来的雨滴狠狠打在韩文清的脸上,让韩文清感到一阵冰凉。

  韩文清抿了抿嘴,望着外面的风雨,脸色沉着,不太好看。

  他在房间里没待多久就出了房门。

  韩文清,从来不是一个犹豫的人。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23.

  叶修觉得好冷,风跟刀刮似的打在它身上,浑身的黑毛被冰冷的雨水尽情浸染,它抱紧自己,雨水带来的透骨的寒意让它不停地打颤。

  自它离开族群出来游历,那时它就经常碰上这样糟糕的夜晚,但被人类收留之后,它就再也没感受过这样的寒冷。

  人类的家里很温暖。

  给它吃,给它喝,给它暖和的窝。

  一般人都讨厌黑猫,毕竟那阴森森的样子搁在夜晚实在是太吓人了,还有那双绿幽幽的眸子,更别说黑猫有不详的寓意了。

  所以通常会收养黑猫的人,都是些心地善良,胸怀宽广的人,当然,也有意外。

  叶修这几百年来,大多数是在人类世界游荡,看多了生死离别世事无常。

  每次在主人身边待了几年就要落跑。

  没办法,谁让猫的寿命不太长呢,更何况它还不是一只幼年猫的外表,每次跑走,在暗处看到伤心的主人它也很难过。

  可能怎么办呢。

  一旦心软被发现不寻常是妖怪的话,人的初心就会变,不说完全变,总会有那么些不同,不再是单纯的眼光。

       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上帝美好的馈赠,他们也有不为人知的被隐藏的阴暗的一面。

       然后,你会被送到不知名的科学实验室被魔鬼一样的疯子解剖。不是说笑,这是事实,叶修经历过。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更何况,还有能力上的不对等。就算一开始不在乎,到后来也会渐渐变得忌惮起来。

  那种眼神,叶修被看得不舒服。

  更别提被人类送到实验室后,那四肢被铐住,被冰冷的手术刀划开肚皮的感觉。心凉。

  自从那次之后叶修仍在人类世界游荡,但却不似从前般自由自在了。

  叶修不会忘记。

  那些扭曲和恐惧又疯狂的面孔,以及真心信赖被推入深渊的绝望与窒息。

       叶修想起时还会感叹,那时真是太年轻了。

  现在的它可早已看惯了世态炎凉。

  活了太久,太多人类的情绪被他尽收眼底。

  有的人类明里暗里自相残杀,为了地位金钱权利不顾一切,比起野兽更加茹毛饮血。

  人类,是种复杂的生物,简直比妖怪还可怕。

  叶修当然相信世界上是有好人的,但这个风险太大,它不想冒。

  不要对人类抱有太大希望、投入太多感情,人类远比妖怪可怕。

  这是它学会的,也是它作为一个长辈教导族群里的小猫的。

  不要轻易对七窍玲珑的人类剥开你的秘密。

  因为世界从来都不会对谁仁慈。

  所以请,适可而止。

  24.

  叶修没有跑得很远,本来它是想在韩文清门外坐上一晚以向韩文清表现它坚韧不拔的好品质,但猫算不如天算,暴风雨说来就来,叶修坚持了一会儿就跑了。

  再不跑,就要被那雷电劈个正着了。

  但叶修也没跑多远,雨下得大,地上滑,风又冷,它只能找了个勉强能避雨的角落蜷缩着身子,四肢摩擦着取暖。但无情的风雨依旧是能从外面灌进来,叶修冷得直发抖。

  虽然是只猫妖,但其实妖怪并没有人类想象得无所不能。

  而叶修的能力,绝对不会是在狂暴的下雨天里为自己撑个保护罩而已,反正妖怪生命力顽强,淋个雨也不会怎么样,就是感受会差一点,冷。

  冷死了。

  此时此刻叶修只能感叹一声,还是人类的窝暖和啊,只是韩文清那里估计是没戏了。

  正这么想着,打在叶修身上的雨突然就停了。

  不,不是停了,是被遮住了。

  一个人类撑着雨伞在这个破烂的角落前蹲下了。

  叶修努力睁着眼皮,朦胧的视线模糊又清晰,总算是看到了那家伙的脸。

  怎么说呢,剑眉星目,五官深邃得很,坚毅冷峻的脸庞线条,一个字:

  帅!

  叶修在心里叫着,眼睛又困倦地阖上。

       韩文清这一出恶虎救猫实在是太帅了!

  虽然还是那张黑脸但在叶修心里却是顺眼到不行。

  这时候它还有心情啧啧,想起来之前韩文清威胁它的话。

  韩文清啊,真是一个口是心非的男人。

  被男人可靠的臂膀圈起,叶修感到一阵的温暖与舒心,靠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柔软的猫耳轻蹭韩文清的胸口,侧耳听着男人有力的心跳,忽然一阵困意袭来,叶修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它觉得这个人类还是可以稍微信任一下的,毕竟是个半夜冒雨救猫的好警察。

  警察同志,看不出来你这么有爱心的。

  叶修想。

  25.

  韩文清打开伞出门在附近找了半天。

  雨这么大,他想猫应该不会跑远的。

  风很大,雨也是,韩文清用力抓着雨伞在雨幕中艰难地行走着。

  外头很冷,积水很深,已然浸湿了他的鞋袜。密密麻麻的雨滴砸在地上的声音很响,很吵,让人心烦,韩文清找了半个小时多还是没发现猫的踪迹。

  真是麻烦。

  韩文清觉得,他蹙蹙眉头,不信邪,他真不信这猫能在大雨里跑多远。

  事实证明韩文清是对的,在又一次的仔细探查下,他凭借犀利的眼力寻觅到了模糊的微弱的绿光。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韩文清坚信自己不会看错。

  于是他大步迈向前,在狭隘的角落里蹲下,低头一看,一只瑟瑟发抖的黑猫。

  黑猫似乎被冻了很久,这样下去不知道会不会冻出病来。

  韩文清眉间紧锁,抱起可怜的小东西,看见它努力睁眼的模样,半遮半掩的绿色眸子里充满了疲惫,他的心里忽然浮上一丝愧疚。

  把湿漉漉的猫贴在胸口,韩文清的衣服也湿了一大片,感受着野猫似乎冰凉刺骨的体温,韩文清抿嘴,宽大的手掌摸了摸它的脑袋。

  猫没动,韩文清一顿,还以为猫被冻死了,然后发现不是,只是睡着了,看来是很累了。

  韩文清松口气。

  把野猫护在怀里,不敢再让它经受一点风吹雨打,用自己的体温给它取暖,韩文清步伐缓慢而坚定地把野猫抱回了家。

  回到家里,时间漫长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韩文清把叶修抱进卫生间,拿了一条毛巾拧了热水为野猫擦身子。

  野猫幽幽转醒,漂亮的眸子也睁开一点,又阖上,看表情还蛮享受的。

  韩文清顿时觉得太阳穴有点疼。

  等把猫身上的毛擦干,已经是凌晨了。

  猫的体温还是那么凉,也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淋了一夜的雨导致的。

  韩文清把猫抱在怀里,回到卧室,思考了一会儿把猫放在了地铺的床头。

  韩文清拿着剪刀把自己的被子剪了一小块,给猫盖上。

  换了衣服躺下睡觉,又感觉不对,韩文清把猫拖进被子里。

  猫动了动,韩文清就不动了,连呼吸都屏住了,生怕打扰到猫。

  反应过来之后还是皱眉头,这什么毛病啊,然后动作小心地把猫继续缓缓地拉进被子里。

  躺了一会儿,韩文清又睁开眼睛,睡不着觉,干脆不睡了。

  韩文清转头,拉开一点被子,看看猫。

  已经习惯了黑暗的视野把一切捕捉清晰。

  但是。

  猫实在是太黑了,简直与黑夜融为一体,韩文清有些艰难地用视线描绘着黑猫的身形。

  最后他伸出手摸了摸猫的身子,还是很凉,不够暖和吗?

  韩文清想。

  他把猫抱进了自己怀里,像在雨中一样用自己给猫取暖。

  毛绒绒的,挺舒坦的。

  希望早上起来不会被猫挠上几爪子,跟那窗户一样。

  韩文清闭上了双眼,晚安吧。

——————————————
被屏蔽了,合在一起试试。

评论(4)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