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术安

emmmmmm是个可爱的小透明

【杰佣】怼你就是喜欢你

◎OOC
◎双向暗恋
◎不喜勿喷
——————————————————
  00.
  
  第五帝国,一个古老而又强盛的国家。
  
  这个国家的统治阶级分为两个派系。
  
  鸽派,主张和平共存。
  
  鹰派,主张进攻掠夺。
  
  从意义上来看,两派高官势不两立。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最典型的属鹰派首领杰克与鸽派首领奈布·萨贝达。
  
  鹰派和鸽派都受到国民的爱戴。
  
  他们既憧憬鸽派的谨慎冷静,又仰慕鹰派的所向披靡。
  
  只是在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爆发过后,两派彻底洗牌,人们熟悉的名词被重新定义。
  
  杰克成了鸽派的代表人。
  
  奈布·萨贝达成了鹰派的代表人。
  
  阵营对换。
  
  01.
  
  在第五帝国第一百零一次会议上,众议员就着最近第五帝国的民情展开了讨论,话题首当其冲的是另外一个国家对着第五帝国伸出橄榄枝,想要和第五帝国创建友好邦交关系的事情。
  
  “大人,”鸽派首席议员杰克敲了敲桌子,他姿态优雅地端坐在椅子上,背脊挺得笔直,衣衫整齐得一丝不苟。
  
  他口吻郑重地说道:“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来得好。”
  
  “切。”
  
  还没等主席表态,一个拽到不行的声音率先响起,那明丽的声线在空气中拉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请问杰克先生,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国与他国一向没有交流。你怎么知道人家会不会在背后捅你一刀?”一直静静躺在椅子上的人终于起身,嘲讽地说道。那人带着兜帽,掩住他的半张面庞,他的身形不算高大,甚至有些瘦小,却带着难以言喻的气场,犀利的言语堵得人说不出来话。
  
  “杰克?”没有得到回应,鹰派代表人奈布·萨贝达掀起眼皮,犀利的眸光直视对面波澜不惊的鸽派首席议员。
  
  杰克轻轻哼起小调,慢条斯理地戴上了自己锋利的指刃。
  
  “嘭”的一声巨响,奈布一脚踹上桌子,那桌子震了三震,会议室里的气氛瞬间凝固,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自己的呼吸,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惹萨贝达的霉头。
  
  “我问你话呢,杰克。”
  
  “萨贝达,别胡闹。”坐在主位的人一拍桌子,厉声训斥道,却无下一步更实际的行动,眼底更是找不出一丝不满。关于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奈布·萨贝达是主最赏识的部下。
  
  看着众议员都噤若寒蝉,包括杰克也朝他投来冷漠的目光,奈布这才勾起嘴角,满意地把腿伸直,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将腿随意地搭在桌子上。
  
  “不好意思,杰克先生。”
  
  “关于你的提案,我、反、对。”奈布将手指搭在自己的眼皮上,眯了眯眼,似乎是觉得灯光太耀眼影响到了他的歇息。他懒懒散散的,眼却像漩涡,神秘,而深不见底。奈布那平静的模样,就好像刚才踹上桌子震慑议员的人根本不是他。
  
  声音落下,杰克停下了动作,明明是该生气的他翘起了嘴角,杰克用他如大提琴般低沉动听的声音反问道:“理由?”
  
  奈布挑了挑眉头,似乎很诧异的模样,“反对你,需要理由吗?”
  
  02.
  
  会议结束之后,人都作鸟兽散。主拍拍了奈布的肩膀就走了,奈布坐直身子,对他点头稍作道别。
  
  杰克路过奈布身边,时间像是被暂停了似的顿住了。
  
  “萨贝达。”杰克傲慢地弯下腰来,他狭长的眼睛轻佻又冷淡。
  
  杰克已经卸下了指刃,用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轻点着奈布仍旧放在桌上的腿,温和有礼的绅士的嘴里吐出与他的形象完全不相符的话语。
  
  “你知道吗,有时候真是想把你这双腿砍下来,太烦人了。萨贝达。”杰克附在奈布耳边说道,从远处看就像是情人间的耳语,“下次见面你能闭上你的嘴吗?”
  
  奈布侧头偏开,敏感的耳垂被杰克呼出的热气熏得通红。他强忍那份不自在,面上不屑地一笑,正想惹人厌地说些什么怼人的话,却不料这时门外的艾米丽回来拿她落下的文件。
  
  艾米丽看见他们俩还在的时候明显愣住了,然后视线下移,就钉在了杰克还摸着奈布大腿的手上,她啧啧两声,到了门口以后骂了一声死gay就飞快地遁走了。
  
  奈布愣住了。
  
  稍后他对同样陷入沉思的杰克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你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杰克挑高了眉毛,饶有兴致地问道:“什么错误?”
  
  “明天你就知道了。”自认为对艾米丽非常了解的萨贝达说道。
  
  腿上的触感还在,奈布忍不住蹙蹙眉头,目光落在杰克的手上,那只令万千少女所称赞的骨节分明的手不意外地令人赏心悦目。
  
  “现在,你可以把你的手从我的大腿上拿开了吗,杰克先生?”
  
  杰克:“……”
  
  “臭流氓。”奈布骂了一声。
  
  “如果我说不呢?”杰克重新露出微笑。
  
  “哦,那看来你的手是不想要了吧?”
  
  奈布发出一声冷哼,在会议室里和杰克痛痛快快地打了一架。
  
  03.
  
  自从会议室里没有了声响,周围就显得格外安静。“吱呀”一声,大门打开了,奈布衣衫不整地从里面走出来,他扯了扯自己的领子,面色不虞。
  
  没过多久在会议室附近徘徊的工作人员又看见衣着得体的杰克从容地从门里走出来,他愉悦地哼着曲调,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自己袖子上的纽扣,一脸餍足。
  
  暗地里观察的人心照不宣暗骂。
  
  衣冠禽兽!
  
  人面兽心!
  03.
  回到家的杰克先生写下日记:
  今天也很开心。
  
  04.
  
  于是第二天大家都知道鸽派大佬在会议室公然与鹰派大佬摸腿调情的事了,大家纷纷表示惋惜没有亲眼见证这一切。
  
  尔后又有一则两人昨日衣衫不整地从会议室里走出的小道消息扩散开来。众人更是懊悔不已,这么精彩的八卦场景怎么能错过!
  
  这事还传到了主的耳朵里。
  
  主一拍桌子,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小猪崽终于要被大白菜给拱了。”
  
  副官:您???
  
  接着风口浪尖上的两位主角再一次在会议上碰面了。
  
  没有火花四射,也没有剑拔弩张。
  
  全神贯注观察两人的大家都很失望,会议结束之后早早地散了场,丝毫没有留恋地走开了。
  
  “奈布·萨贝达。”会议结束后,杰克把奈布堵在没人的墙角,他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危险而又缓慢地问道:“你知道因为你我少了多少给我送玫瑰花的姑娘吗。你早就知道会发展成今天这个样子。”
  
  奈布立马反唇相讥:“你以为这件事是我能阻止的吗?你知道因为你我多了多少哭着喊着要和我在一起的追求者吗。”
  
  那些嚷着大人你千万不能和沉浸在敌人的虚情假意里的人真是烦死了,啧。奈布的手插进自己凌乱的发丝里。
  
  “什么?竟然还有人追求你?”杰克在微微诧异之后换了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虽然这么说不礼貌,但在下认为她们需要得到及时都治疗。”
  
  “杰克,我想说,你不要一副受害者的模样,搞得好像昨天是我逼着你把你的手放在我的腿上似的。”奈布懒懒地打了个哈欠,面无表情地说道。
  
  “昨天先动手的人是你。”杰克面不改色地说,手按在奈布脑袋的旁边,不动声色地搓了搓人家的头发,真软。
  
  “你转移话题的功夫可真烂,好了快滚开吧,我还有要紧事要做。”奈布毫不客气地把杰克推开,下一刻手腕又被抓住,奈布不悦地撇下了嘴角,脚上一个横踢毫不留情。
  
  “真是狠心。”杰克放开手,迅速一躲,抓过奈布手腕的手指还摩挲几下,真滑。
  
  奈布啧了一声把兜帽带上,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什么事,这么急?”杰克站在原地,好笑地看着奈布的背影。
  
  奈布顿时一个急停,“去约会哦。”
  
  周围气压骤降。
  
  奈布抬脚踢了踢空气。
  
  “约会?和谁?”杰克面色暗下来,再开口时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低沉和危险,就像是海上即将席卷而来的暴风雨。他身边的气压很低,恐怖的威压直叫人退避三舍。
  
  不过杰克很快就隐藏好了自己的情绪,“嗯?萨贝达?”
  
  “当然是我的追求者。”奈布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奈布·萨贝达,”杰克很严肃地说:“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男人。”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怒极反笑道:“那你现在是想做什么,祸害国家的花朵吗?”
  
  说到最后,他的眼里隐隐含着的怒气又快要喷发,杰克嘲讽道:“玩弄美丽的小姐们的感情可不是一个绅士该做的。萨贝达。”
  
  “诚如你所言,”奈布边走边说:“我是喜欢男人。可我不是绅士。”
  
  他的步伐轻快,就好像是得了糖果的小孩。
  
  他回头,愉快地露出一个痞痞的笑。
  
  “况且,我从来没有说过我的追求者是女人啊。杰克。”
  
  杰克被呛住了,满脸的错愕和难堪。
  
  竟然还有人敢跟他抢人。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哦。
  
  05.
  
  “我要和别人去约会了哦,杰克。”奈布停在一楼门口,脸上带着得逞的笑意。
  
  “哈,你是笨蛋吗?不许去。我说不准就是不准。”杰克越发生气了。
  
——————————————————
可能你们看不出来但他们俩真的是互相暗恋。
杰克听别人讨论他和奈布是一对心里暗爽,但他不说。
奈布觉得自己喜欢杰克大概脑子有病,所以想跟人约会帮忙洗洗脑子。虽然最后没去成就是了,还捕捉到了一只露出马脚的杰克。
计划通√
没啥想说的被屏蔽两次了,求求您放过我吧。
QWQ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