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术安

emmmmmm是个可爱的小透明

【杰佣】就是喜欢

  这边刚治疗完受伤的园丁,枪弹用尽的空军就被送上了椅子。
  
  园丁对着佣兵哀求道:“奈布,拜托你,救救她。”
  
  佣兵同意了。面前脸上有着小雀斑的女孩对他露出开心的笑容,“谢谢你,奈布。”
  
  佣兵点点头,于是朝着空军的方向跑去。
  
  跑到绑着空军的椅子旁边,四下无人,只有一抹鲜艳的红光朝佣兵直射而来。紧接着的还有心跳。
  
  佣兵面不改色,在耀眼的红光下仍旧淡定从容。
  
  等空军踉踉跄跄地跑走以后,身后的红光依然笼罩着他。
  
  于是佣兵蹙了蹙眉头,转过身理直气壮地瞪着看不见的人,“看什么看?你还想敲晕我不成?”
  
  杰克先生新晋男友奈布·萨贝达如是问道。
  
  “奈布。”一声叹气。
  
  一只收了利爪的手伸出,空气中的身影逐渐浮现。白色的面具被稍稍掀开,杰克按着奈布的后脑勺,把冰凉的唇瓣贴在他的额头上。
  
  杰克说:“你再这样心软,你老公这个月的工资就没有了。”
  
  杰克松开奈布,敛了敛五指,语气似宠溺似指责:“你怎么不心疼一下你老公?”
  
  奈布还没有纠正杰克的用词,眉头先一步蹙起来,说:“你是嫌我闹?”
  
  杰克没来得及接话,奈布就抢先道:“好,那我走了。”
  
  凭借奇妙的技能,奈布的人影一瞬间便无影无踪。
  
  徒留杰克站在原地,他张开嘴巴。
  
  无声地念着一个名字。
  
  奈布,奈布。
  
  ……
  
  酷酷的佣兵双手插着口袋在路上徘徊,踢一踢脚边的石子,他有些烦躁,他知道他在干预杰克的工作,但是……
  
  奈布正自顾自地思考着,一抬头便看见医生在不远处笑眯眯地朝他挥手。
  
  但是总会有两全其美的办法的,不是吗?
  
  医生附在奈布的耳边说话,奈布很耐心地听。
  
  话刚说完,医生鼓励地拍一拍他的肩膀,恰巧此时一阵剧烈的心跳来袭,不远处再次受伤的园丁忍着疼痛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奈布谨记医生的话,朝着园丁的方向冲过去。
  
  便是挡在杰克面前。
  
  杰克对他说:“让开,这是男人的事业。”
  
  奈布双手抱胸,鞋底在地上摩擦,带着兜帽的脑袋低垂着,似乎在犹豫什么。
  
  而杰克毫不犹豫地转向去追园丁。
  
  “杰克!”奈布喊他。
  
  于是杰克就停下看他,两人对视间,园丁已经跑远了。
  
  “不要闹。”杰克说。
  
  可奈布不理会他的话,他焦躁地踢开脚边的石子,“我有话对你说,听不听?不听滚。”
  
  “当然。”杰克执起他的手,“奈布的话我都愿意听。”
  
  “第一。”奈布说:“你不许隐身,因为我的眼里必须有你。”
  
  杰克僵住了。
  
  “第二,”奈布抱胸的双手插入裤兜,他撇开头酷酷对着空气说:“你不许离开我,否则你下次就别来找我。”
  
  杰克的眼神逐渐变得狂热。
  
  “第三……”奈布说不出话来了,他被杰克疯了似的摁在怀里亲吻,他气急败坏地捂住杰克的嘴,杰克呼出的热气在他手心里打转,怪痒的。
  
  强行忽略心底的不自在和烧红的耳根,奈布干巴巴地提出第三个条件:“第三你不能家暴我否则我们就离婚!离婚你懂吗?”
  
  奈布有些撑不住了,这些都是医生教给他的,他有些沮丧和不安,自己也觉得自己欺人太甚。
  
  可是杰克笑着说:“这是结婚的三个条件吗,小奈布?”
  
  “如果是,我就答应。”
  
  ……
  
  其他三人站在门外和守在门边的求生者和监管者打了招呼就离开了。
  
  奈布双手环胸,面色冷淡地站立门口凝视着她们远去的背影。
  
  杰克也双手环胸站在奈布身边。
  
  他调笑道:“这下好了,你老公的工资没了,怎么办?”
  
  奈布眉头皱起来又舒展开,“什么怎么办?我养你不行吗?”
  
  杰克愣住了,惊异道:“什么?”
  
  奈布不耐地说:“没听见就算了。”然后撇过头去,又被杰克按着双肩掰回来,脸上异样的红晕暴露了他的真实情绪。
  
  奈布用拳头掩饰般遮住脸,恶狠狠地说:“看什么看?看不够啊!”
  
  “就是看不够啊。”你这样好。杰克心想。
  
  丢开面具,双手抚摸着奈布的脸颊,杰克冰凉的唇瓣贴上奈布的。
  
  “我爱你,奈布,我爱你。”
  
  佣兵挣扎着推开杰克,下颚微抬,眼神里有畏缩也有坚定,他盯着杰克看,半响后他才说。
  
  “我也……我也喜欢你啦笨蛋……”
  
  ……
  
  “这样真的可以吗,杰克?”裘克问:“你这个月的业绩简直惨不忍睹。”
  
  杰克正擦拭着茶具,颀长的身姿正如绅士一般优雅从容。
  
  “有什么关系,裘克。”杰克满不在乎地说:“我先前只是怕他会离开我,毕竟我这种人……”他顿了顿,又接着说:“我怕我给不了他想要的生活,所以想用物质绑住他。”
  
  “现在呢?”裘克吃着甜甜的蛋糕。
  
  杰克露出微笑,即使被面具遮挡着看不见,但任何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愉悦,和骄傲,“现在我拥有他的心,其他一切就不重要了。”
  
  “你就这么喜欢他。你喜欢他什么?”
  
  喜欢他什么?
  
  我喜欢他伤痕累累,仍旧神采奕奕。
  
  我喜欢他暴躁敏感,却细心专注。
  
  我喜欢他沉默孤僻,却不忘对他人施以援手。
  
  他像一团燃烧的火,那鲜亮的颜色,对我而言是救赎。
  
  他朝气的眼神令我迷醉,独特的温柔使我投降。
  
  感谢上帝。
  
  他的世界里有我。
  
  可这些杰克不会说,杰克只会说:
  
  “就是喜欢。”
  
  “那么杰克,”裘克换了个问题:
  
  “你想捆着他多久,一辈子?”
  
  “一辈子?”
  
  杰克重复道。
  
  杰克望向窗外,一个带着兜帽的男孩子被一群女孩子围起来夸赞,奈布有些不自在地走开了。
  
  杰克先生微笑道:“哪里够。”
  

  

评论(33)

热度(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