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术安

emmmmmm是个可爱的小透明

【韩叶】竹马竹马(上)

①ooc属于我
②从小开始谈恋爱的故事(大雾)
————————

  01.

  韩文清和叶修第一次相见,是在叶修一岁的时候,韩文清年长叶修一岁,两岁。

  

  因为韩家和叶家是世代交好,所以两个牙牙学语的娃娃经常凑在一块玩耍,在同一张婴儿床里爬来爬去,时不时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掌,可惜娃娃的拳头软绵绵的,两人打在一块儿跟碰瓷似的。

  

  后来,韩家和叶家的父母贴心给他们换了一张很大的,婴儿床。

  

  02.

  

  在他们相识的第三个年头,韩文清和叶修已经成了院里的小霸王,小手一挥,一群孩子就簇拥上来喊老大。

  

  两个老大经常互相抢玩具,通常都是叶修欺负韩文清,韩文清没有还手的道理。

  

  他们俩做什么都要黏在一起,形影不离。有一次叶妈妈把叶修宝宝抱进婴儿车,不料下一刻韩文清也蹦跶了进来,紧紧抱住叶修不撒手。

  

  想跟哥哥一起玩的叶秋哇的一声就哭了,叶妈妈很无奈,推来了另一辆婴儿车给叶秋玩。

  

  两辆婴儿车面对面,叶秋眼红瞪视着面前黏黏糊糊的两人,他看见韩文清在哥哥白嫩嫩的耳垂上亲了亲。

  

  然后叶秋就炸了!这实在太令人气愤了!他都还没有亲过哥哥呢!

  

  叶秋哭得惊天动地,叶妈妈觉得他是饿了,于是赶紧把孩子抱走找奶瓶了。

  

  再有一次,叶秋好不容易和哥哥待在同一辆婴儿车里,他兴奋得手舞足蹈,想要抱抱哥哥,亲亲哥哥,让那个可恶的韩文清看看哥哥最喜欢的到底是谁。

  

  然而下一刻,叶秋小小的身子被一双小手托起,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出现在叶秋面前,叶修眼睛一亮,叶秋的笑容却僵在脸上。

  

  叶秋十分冷漠地眼睁睁见证着韩文清把他从婴儿车里抱出来放在地上,然后自己利索地翻了进去和哥哥亲亲抱抱。

  

  叶秋不是没有挣扎,奈何韩文清天生神力,他使出吃奶的劲也掰不开韩文清的手,特别是韩文清抱住叶修的时候。

  

  03.

  

  在他们相识的第四个年头,韩文清和叶修一起上了幼儿园,两个孩子是一个班,怎么拆都分不开。

  

  程老师见到叶修的第一印象是很好的,但后来看见叶修总是捣蛋的时候,什么好印象都没有了。

  

  叶修总爱跑来跑去,躲起来玩捉迷藏,无论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程老师就没见叶修一天安生过。

  

  叶修躲躲藏藏的功夫很厉害,程老师把整个幼儿园都翻遍了也找不到叶修的一根头发。

  

  几天下来,程老师就觉得自己老了十岁。

  

  但好在有韩文清,总能把叶修从那些奇奇怪怪的藏身之处揪出来,然后手拉手回到教室乖乖听课。有时候叶修还不死心地想跑,却愣是掰不开韩文清抓着他的手,只能垂头丧气地坐在原地跟焉了的小草似的叹气。

  

  这时候韩文清就会把头凑过去,跟叶修说悄悄话,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叶修眼睛变得亮晶晶的,笑嘻嘻地小声跟韩文清搞小动作。

  

  程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以说,叶修在程老师眼里是混世魔王,韩文清则是救世英雄。

  

  但这个想法在不久之后又被打破。

  

  程老师总觉得,韩文清于叶修就是一物降一物。韩文清是个好孩子,程老师一下令,韩文清就会出动把叶修老老实实地抓回来听课。

  

  叶修一又不乖,有时候韩文清就一拳头揍上去,但那拳头跟棉花似的,完全是小孩子间的玩闹。

  

  可后来有一次,韩文清把叶修打哭了。

  

  韩文清一脸茫然地望着自己的手,脑袋空白,耳边传来叶修抽泣的哭声,韩文清的心脏紧缩了一下,晦涩又难受。

  

  反应过来后韩文清手忙脚乱地想帮叶修擦掉眼泪,手却被叶修啪的一下打开,叶修含着眼泪,用稚嫩的嗓音对他吼:“你滚!韩文清你这个吃里扒外的混蛋!”末了还打了个哭嗝。

  

  叶修用小手揉着眼睛,眼圈微微泛红,晶莹的泪水不断在粉嫩的脸颊上滑落,他小嘴张着,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像是在控诉韩文清的恶行。

  

  韩文清看得心疼极了,想触碰叶修却被躲开,收回落空的手,韩文清有些不知所措,等到程老师赶过来,韩文清已经红了眼眶。

  

  这是程老师第一次看见韩文清流眼泪,那个远比同龄人要成熟沉稳而且坚强的男孩子,竟然在她面前哭了。

  

  程老师十分惊讶。

  

  再后来,叶修和韩文清冷战。叶修拉着一张冷淡的小脸不理人,韩文清则是捏着叶修的衣摆,步步紧随其后。叶修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不想看见韩文清。

  

  为了讨好叶修,韩文清也开始助纣为虐,跟着叶修一起胡作非为。

  

  叶修是开心了。

  

  但程老师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痛了。

  

  过了一阵子,两人这才和好如初,有了这次的阴影,韩文清再也不敢对叶修动手了。所以无论韩文清以后在别人眼里是怎样的冷面煞神,到了叶修面前,也就是只纸老虎,一拍就扁的那种。

  

  04.

  

  在他们相识的第九个年头,韩文清和叶修还是四年级的小学生。

  

  懵懂的时光里,男生和女生之间也产生奇妙的好感和羞涩。

  

  小时候懂得并不那么多,只是很单纯地想在和喜欢的人待在一起。在女孩子眼里,现在最受欢迎的男孩子当然是长得好看,学习成绩好,对女生又温柔的叶修。

  

  也许是幼小的心灵还不懂男性荷尔蒙的魅力,像韩文清这种严肃又沉默的在女孩子眼里就是老古董,一点也不讨人喜欢。

  

  甚至有女孩子看不惯一直守在她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身边的韩文清,恨不得把他远远打发了去。

  

  也有个别女孩找上门来,说:“韩文清,你离叶修远一点!”

  

  这类女孩,无论是趾高气昂还是温柔小意或者是害羞含蓄,通通被韩文清给甩了眼刀,直把人吓哭,从此韩文清多了个“恶面阎王”的恶名。

  

  韩文清不爽快,叶修倒是很快活!

  

  他口无遮拦地直接嘲笑韩文清没魅力,还指责韩文清对女孩不够温柔细腻,怎么能把人家给吓哭了呢!

  

  韩文清顿时气乐了,他低喝一声叶修,然后直接扯着人,突破女生的重重包围,把莫名其妙的某人给拽回家了。

  

  韩文清把叶修送到家门口就走开了,连一声再见也不说。叶修在门口摸摸下巴,琢磨着韩文清大概是又发脾气了,于是把书包往家里一抛,一路小跑到韩文清家里去,摸摸头牵牵手抱一抱才哄好了差点爆发的怪兽。

  

  叶修觉得自己真棒!

  

  叶修在女生圈子里受欢迎,在男生圈子里就是小白脸,就知道花言巧语,把女生哄得团团转。叶修对男生则毫不客气,一个不注意大实话就从嘴边溜出来了,直把人气得七窍生烟,虽说这事韩文清深有体会。

  

  小孩子的心性很简单很直白也藏着天真的恶意。看几个男生团团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讨论怎么收拾叶修那个王八蛋的时候,恰好坐在旁边的韩文清直接掀桌而起,黑沉沉的脸色把把几个小屁孩吓得不轻。一想起来这是和叶修关系很好的韩文清,再看看人家此时在小学生已经算是壮硕的身材,韩文清挥舞了下拳头,他们赶紧屁滚尿流地跑了。

  

  和韩文清约好的叶修此刻从门外进来,好奇道:“这是怎么了?”

  

  韩文清说:“没怎么,只是几个爱说闲话的很惹人厌而已。”

  

  05.

  

  事实上不仅喜欢叶修的女生看韩文清不顺眼,韩文清更觉得每天围绕在叶修身旁打扰两人的女生们面目可憎。

  

  可韩文清也知道,男生是不该欺负女生,于是就出现了以下的情景。

  

  操场上出现了一支邀请叶修一起跳绳的队伍。

  

  当叶修在体育课上很高兴地接受一个又一个女生邀请他一起跳绳的请求时,韩文清悄悄排进了队伍,全然不顾周围人惊讶的目光和难看的脸色。

  

  然后当叶修跟众多女生都跳完绳的时候,一转头就看到了韩文清那张黑沉沉的脸。

  

  叶修打招呼:“嘿清清,来干嘛?”他亲热地打招呼,也不管自己叫的昵称把周围人恶心得起鸡皮疙瘩。

  

  韩文清上前一步,把绳子往叶修身上一套,心里升起一股成功捕捉的喜悦感,他道貌岸然地说道:“和你跳绳。”

  

  叶修有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不好的预感实现了。

  

  韩文清拉着叶修跳了一节课的绳,叶修都快跳吐了韩文清也不让停,韩文清知道一旦停下那些女生就会涌上来把他给挤出去。

  

  等到下课铃响,女生失望地一哄而散,看着韩文清得恨得牙痒痒,真是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累得气喘吁吁的叶修朝气息平稳的韩文清比了个大拇指,说:“你行,真能,体力真好!”

  

  叶修咬牙切齿的表情、口气,怎么也不像夸赞,韩文清脸上却阳光明媚,仿佛开了花。

  

  叶修、叶修发誓他再也不要跳绳了。

  

  06.

  

  韩文清小学的时候是女生公敌,是拱了大白菜的猪;在初中的时候却成了女生眼里的香饽饽。这样有男子气概的男孩子,可比那些文弱无力只会读书的书呆子要吸引人多了!当然,叶修例外。

  

  在情窦初开的季节里,各方面都优人一等的叶修无疑是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面对女孩子的包围,韩文清很不耐,一个眼神就把人给吓得愣在原地动弹不得。

  

  而在韩文清那里碰了壁的女生,转头去找叶修,则又是全然不同的礼貌待遇。如此的差距对比,多少女生暗地里为韩文清这石头碎了心,直接投奔了爱慕叶修的阵营。

  

  于是乎,肉眼可见的,韩文清的脸色更难看了。

  

  07.

  

  叶修吸引的不只是学习优秀的好学生,就连整天不务正业的小太妹也像个小迷妹一样围着叶修转。

  

  有一天,那小太妹拦住单独一人的叶修,告白了。

  

  不出意料的,叶修拒绝了,沉浸在梦幻的少女情怀的小太妹瞬间清醒过来,脸色一垮回归了恶劣的本性,威胁叶修做她的男朋友。

  

  叶修当然不会妥协,那女生咬咬牙,放下一句狠话就跑开了。

  

  叶修掏掏耳朵,不以为意。

  

  过了几天之后,叶修和韩文清走在放学回家的小路上。

  

  韩文清说今天要给叶修买棉花糖,叶修很高兴,一路上有说有笑。眼看快到了商铺,韩文清让叶修在原地等着,自己跑开去给叶修买礼物了。

  

  今天天黑得很早,光线已经有些暗了。叶修抬头望天,夜幕缓缓降临,天边好看的晚霞也渐渐沉淀。

  

  身后忽然传来声响,叶修一回头,发现是几个染着头发的不良。

  

  08.

  

  韩文清一买完棉花糖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叶修,只是没想到回到原地时,叶修已经不见了,空地上只剩一个孤零零的书包。

  

  韩文清脸色一变,心中的懊悔无以复加,云彩般的棉花糖一时没抓稳,掉落在地上,沾染上尘埃。

  

  09.

  

  韩文清找到叶修的时候,叶修正被人提着领子往墙上摔。

  

  那是一个很隐蔽的角落,周围黑漆漆的,月光朦胧地撒在周边,韩文清只能看清楚那些人的脚。

  

  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闷哼,韩文清呼吸一滞,接着就像一个疯子一样红着眼睛冲向角落。

  

  已经熟悉了黑暗的视野忽然闯进了一个人,叶修看着韩文清一拳狠狠地打在那个领头的小混混的脸上。

  

  那小混混骂了一声脏话,手一挥,一群混混蜂拥而上将韩文清围了个水泄不通,二话不说抡起袖子就往韩文清身上揍。

  

  叶修眼瞳一缩,踉跄着站起身往韩文清那里扑去。一个小混混马上注意到了他,伸出脚将叶修绊倒在地。

  

  这些小混混都是高中生的体格,经常在这一带的街头晃荡,拳脚功夫不精深,但力气大,打架也很有经验。

  

  韩文清虽然从小锻炼,但耐不住混混人多势众又人高马大,几个人按住他,韩文清挣不开,剩下几个混混就往他身上打。少年还未发育开来的身体如初生的草根一样稚嫩,韩文清不一会儿就已经满身伤痕累累。

  

  扭头看见叶修摔在地上,韩文清心里一痛,见有人企图往叶修身上挥拳头,他便如发了狂一样嘶吼着拼命挣扎起来。他挥舞起双臂,破破烂烂的拳头砸在混混的脸上,手脚并用毫不客气地将人踹开。

  

  他一个健步冲上前,将叶修身边的混混踢开,刚想问叶修怎么样,却又被人后面的人踹到在地。

  

  韩文清双膝磕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见拳头又要落下,他努力伸长双臂将叶修搂进怀里,当叶修单薄的身躯被韩文清整个护在怀里,他松口气,心里才有一丝安稳。

  

  叶修红着眼圈,嘴唇还在颤抖,他的手紧紧地抓住韩文清胸前的衣服,嘴里发出嘶哑的呜咽。他口齿不清喊着韩文清的名字,耳边是如雨点般的拳头落在韩文清身体上的闷响,眼泪控制不住地流出。

  

  韩文清咬着牙低声对怀中叶修安慰道:“没……没事的,叶修,我保护你。你、你别害怕。”

  

  叶修的头靠在韩文清的胸膛上,韩文清固执的双手禁锢着叶修的动作,以最大程度承受的姿态保护着叶修一丝一毫不受伤害。

  

  叶修的头不能动,他看不到韩文清的脸,但鼻尖钻进的铁锈味让他心如刀绞。

  

  叶修说:“韩文清、你松开我,这样他们就不会只打你一个人了!你快放开我!”

  

  韩文清骂他:“这时候还逞什么英雄!你给我老老实实待着不许动!”

  

  叶修咬破了嘴唇,口腔里一阵血腥味蔓延,冰冷的泪水在他脸颊上流淌,他怒道:“到底是谁在逞英雄啊韩文清!你这样会被打死的!韩文清!”

  

  韩文清咬牙不说话,领头的混混倒是听见了叶修的话,他说:“哟,不错嘛,这时候还想着共患难,不如哥哥我成全你们啊?”说着一只手拉住叶修,把他使劲往外扯。

  

  韩文清隐忍的面目一下子变得狰狞,他一口咬在那只试图将叶修扯出他怀抱的手上,那人立马痛得大叫,往韩文清身上狠狠踹了一脚,“畜牲!畜牲!”他张口骂道。

  

  韩文清死死咬住不松口,接着脸上就挨了一拳,被迫松开了牙口。

  

  在这一场惨无人道的欺凌当中,叶修歇斯底里地想要挣开韩文清的怀抱,最终还是被韩文清的坚持给打败。

  

  叶修泪流满面,苦涩的眼泪涌进嘴里,他只能不断地低喃道:“韩文清……韩文清……”

       来人呐……有没有人来救救我们……

  

  ……

  

  当混混们终于尽了兴,勾肩搭背地起身离开时,韩文清还维持着弯腰将叶修拢进怀里的动作。

  

  当寂静的角落终于只剩下伤痕累累的两个人,皎洁的月光开始缓缓打在他们身上。

  

  叶修的眼睛哭得都肿了,嗓子也哑了。他发现无论他怎么叫韩文清,那人都不曾给予回应。

  

  片刻之后,韩文清才从混沌的梦魇中脱逃出来。

  

  “叶……叶修。”他颤抖着声音说,惨不忍睹的手抚上叶修的脸庞,眼神依旧坚定,“我带你回家。”

  

  月光下,韩文清心疼地摩挲着叶修泛红的眼角。

  

  说着韩文清缓缓起身,身体僵硬得不行,他一动,身上的伤都牵引起来是火辣辣的疼,他倒吸一口气,也不敢让叶修发现他的异样,却不料叶修早已看在眼中。

  

  他手里拉着叶修,叶修还坐在地上,通红的眼眶看了他很久,问他:“疼吗?”

  

  韩文清说:“不疼。”

  

  叶修:“骗人。”

  

  韩文清眨眨眼睛说:“真的。”

  

  叶修看着韩文清狼狈的样子,身上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的,心底一酸。

  

  韩文清吐了口浊气,眼前的场景忽明忽暗,他蹙蹙眉头,又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弯腰拉着叶修的手说:“走吧,我们回家,大人该担心了。”

  

  叶修没有动,当韩文清终于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时,叶修缩着肩膀开始颤抖,额前的碎发遮住他的眼睛,韩文清看不清他的情绪。

  

  韩文清慢慢蹲下身将叶修抱住,头昏脑胀的同时轻声抚慰道:“没事,我在,怎么了?”

  

  叶修只说:“你先回去吧,找人来接我,我现在不想动。”

  

  韩文清说不行,说再怎么样也不会让他再一个人。

  

  “到底怎么了?”

  

  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叶修把脸抬起来,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面目都拧在一块,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站不起来,走不了了。你不要管我了,你先走吧,好不好?好不好?”

  

  韩文清毫不犹豫地说:“我背你。”

  

  “可是、可是,”叶修嘶哑的嗓音断断续续地说:“你背上……都是伤,会疼的,很很疼的……”

  

  韩文清:“我不怕疼。”

  

  叶修又露出一个哭似的笑容,他咬着嘴唇说:“可我怕疼,怕你疼。”

  

  韩文清说没事的,然后不顾叶修的反对,忍住身体上的剧痛,小心翼翼地把叶修背起来。叶修不敢乱动,怕碰到韩文清的伤口,又担心自己把韩文清压疼了,心里有自责和懊恼。

  

  叶修把头埋在韩文清的颈间,他抓着韩文清的衣服不说话,被阴影覆盖的眼神有什么一闪而过。

  

  天很暗,路灯的光线也很暗,路上行人很少,韩文清和叶修的书包都丢了,两人一路沉默。

  

  走到一半的时候,韩文清的脚步微不可察地一跌,叶修却立马反应过来,拍拍韩文清的肩膀说:“我可以走了,你放我下来。”

  

  叶修的情绪已经稳定多了,他劝说道:“你不要再强撑了,不然待会背你回家的就是我了。”

  

  韩文清一顿,很明显被说服了,他轻轻地将叶修往地上一放,眼前忽然一黑,韩文清冷静地稳住脚步,等昏暗朦胧的视野慢慢变得清晰。

  

  脚踝刚接触到地面,扭伤的地方便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叶修努力维持着平静的面容,咬着嘴巴,和韩文清肩搭着肩,一步一步踉跄地往前走。

  

  叶修苦中作乐地想,他总算知道童话里的人鱼公主将鱼尾化作双腿时行走的疼痛了。

  

  还没等多久,一群熟悉的警卫朝他们涌过来,中间又分出一条道,等待孩子回家的大人们走上前来,看到浑身是伤的两个可怜孩子,皆是又错愕又心疼,更是火冒三丈。

  

  看到终于有人来接他们了,韩文清再也坚持不住一波波来自身体上的疲倦的侵袭,脚下一软,昏倒在地上,耳边传来叶修惊慌失措的声音。

————————————————
好像很惨的样子_(:з」∠)_
不要打我!!
  

评论(9)

热度(118)